二姥姥的鸽子情缘

日期:2020-07-13 00:43:48 作者:guest 浏览: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二姥姥过世二十多年了,可我依然时常想起她,她老人家生前的音容笑貌,象电影一样经常浮现在我回忆往事的屏幕上。
  
  在我出生八个月的时候,我姥姥就因病离开了人世,姥爷会吹唢呐,常年在外卖艺很少回家,儿时的我跟母亲回姥爷家,就把二姥姥当姥姥看待。纳闷儿的是,打我记事起到二姥姥家,只看到二姥姥和她的儿子盼顺舅舅,看到二姥姥住的房檐下有老多老多的鸽子,看到院子里有一排高高搭起的葡萄架,从没见到过二姥爷是什么样子。后来才知道,二姥姥婚姻很不幸,刚三十岁出头二姥爷就跟她离婚了。离婚的缘由是二姥爷进城当了官,要接二姥姥到城里去住,二姥姥离不开故乡故土拖延着没去,二姥爷就以此为借口办了离婚手续。二姥姥做梦也没想到,多年的恩爱夫妻就这样分了手。
  
  二姥姥性格温顺,人缘不错,她的遭遇引起村民的愤愤不平和同情,不少村民自愿筹款给她做盘缠,让她找人写一纸诉状带着孩子到城里去告他,更多的人谴责二姥爷喜新厌旧,还有人劝她改嫁,可二姥姥对此采取了以德报怨息事宁人的态度,她宽宏善良,到这时候还怕坏了二姥爷的前程,坚持一不告状,二不改嫁,三不说二姥爷的坏话,四不让孩子骂他。她把自己的不幸看作是命不好,把忧伤的泪水咽到肚里,在最艰难的岁月里既当娘又当爹,苦苦拉扯着盼顺舅舅一点点长大。她不只一次对盼顺舅舅说:“你爹糊涂。熬着吧,总有一天,他会回来给我认错的。”
  
  二姥姥干净利落,非常要强,一年到头总是穿着白衬衣,白袜子,而且衬衣和袜子上绝对不留一点污渍;房前屋后室内室外总是收拾的干干净净利利索索的,使人一看到她的住宅马上就能联想到主人的勤快。也许是爱干净的她感动了爱干净的生灵,她嫁给二姥爷后,随之也“嫁”来了一群不知从哪飞来的鸽子,自此她住的房子深深的房檐下,多了几十个鸽子窝,多了鸽子咕咕浓浓的“聊天”声。这些鸽子每天早晨从宅院呼啦啦展翅飞上天空,在房子上空盘旋几圈后离开家园飞向远方,晚上又呼啦啦飞回在房檐下栖息。良禽择林而栖,这些鸽子来“安营扎寨”,给寻常百姓的农家小院增添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特别是二姥爷跟她分道扬镳后,它们给二姥姥母子带来的不仅是在村人面前的荣耀,更重要的是增添了新的家庭成员,给孤寂单调的生活带来了吉祥和谐和新的乐趣,使二姥姥那颗破碎的心得到些许修补整合。
  
  二姥姥希罕鸽子希罕得投入。怕鸽子寄居在自己家里受委屈,她特意找人制作了便于鸽子起飞降落的鸽子网、鸽子架挂在房檐下;怕鸽子饿着,她经常用自家的玉米 麦粒 谷物等给鸽子喂食;怕鸽子冷着热着,她根据季节变化不断的改善御寒避暑等适合鸽子繁衍生息的条件;还定期检查打扫鸽子区的“内务卫生”,一心一意地为鸽子“办实事”...... 久而久之,鸽子跟二姥姥成了感情最深的“铁哥们”,她成了受鸽子竭诚欢迎的“指挥官”,最使她欢欣宽慰的是,每天总有几十只落到宅院地面上的“鸽友”们,规规矩矩驯驯服服地接受二姥姥的“阅兵点将”,咕咕浓浓地争相跟二姥姥“对话”“会晤”,它们好象有永远说不完的悄悄话,好象跟亲人倾诉衷肠,娓娓诉说着世间的悲欢冷暖和生活的苦乐酸甜,也好象向心地善良的二姥姥剖露心迹问候示意。还时常有些“淘气”的鸽子,亲昵地飞到她的肩上逗她玩儿,轻轻吻她的手、脸,站在她头顶上撒娇,任二姥姥轻轻拍打抚摸,缠缠绵绵地围拢在二姥姥身边,久久不肯离去。
  
  某日,我忽然心血来潮想逮一只鸽子玩玩,就对盼顺舅舅说了,盼顺舅舅应允了。就在一个漆黑的晚上,趁鸽子睡了,盼顺舅舅踩着梯子打着手电,偷偷地往房檐下的鸽子窝伸出手要掏的时候,二姥姥出现了,她当即把盼顺舅舅喊下来,先撤掉梯子,然后拉下脸来对他好一顿“撸”。那次二姥姥火气很大,眼窝有点湿,是我第一次看到我印象里从没脾气的好人发了脾气。看到盼顺舅舅被“撸”的难堪样,我后悔不该给他惹祸让他代我受过,盼顺舅舅不让我吱声,说是他自己的主意。事情发生后,我不明白为什么一只小小的鸽子在二姥姥眼里分量那么重?偶有冒犯,连亲生儿子都照训不误。盼顺舅舅说,他也知道娘平素爱鸽子,但没料到居然爱得这么深。过了些时日,二姥姥气消了,她打开话匣子,说了许多憋屈在心窝子里的话。我们才知道她不让掏鸽子是有心事使然。二姥姥语重心长地说,她不是不开面儿,是鸽子太贴她的心,实在容不得谁去伤害它们。她说她和二姥爷就好比是一对原配的鸽子,二姥爷这只“鸽子”的飞走对她的打击已够惨重,她再也承受不住弱小单薄的生命受伤害,再也容不得房檐下的鸽子象她那样,遭受完整的家庭被拆散的厄运,再飞出去了......
  
  二姥姥宠爱鸽子,视鸽子为心肝宝贝,是因为她熟悉了解它们:鸽子纯真、温顺、善良,安分守己,与世无争;鸽子是“一夫一妻”制,一旦配对就感情专一,形影不离,不象其它家禽那样滥交滥配,鸽子配偶一旦发生意外,另一只会非常伤心,长时间不进食,默默守护着配偶的尸体“致哀”,配偶中一只失踪,另一羽鸽子会焦急惦念出外找寻;鸽子恋家,生疏的地方就是再好也不愿逗留,时刻都想返回“故乡”,若将鸽携之距家千里之外放飞,它都会竭力以最快的速度返归;鸽子重情,对经常照料它的人,会很快与之亲近,并熟记不忘。若伤害它们,它们会寒心,飞出去就不回来了......。这一切使二姥姥对鸽子倍有好感,觉得鸽子比人强,尤其是觉得鸽子跟她脾气秉性相通,她的身世处境决定了这辈子跟鸽子有不解之缘,只是不明白,为什么结发夫妻不如鸽子忠贞于配偶?为什么自己这只从农家院飞出来的“鸽子”,拴不住另一只“鸽子”的心?为什么没招谁惹谁,二姥爷这只“鸽子”却飞走了?留下自己这只失去配偶形单影只的“鸽子”和一只失去父爱的“鸽崽儿”相依为命......这些问号她找不到满意的答案,只能把全部的爱倾注在栖息于房檐下的那一群鸽子身上。
  
  在我的记忆里,有两件事说明二姥姥对鸽子的感情不亚于自己的亲人,或者说她把鸽子当成了她的孩子。一件是盼顺舅舅长大后在北京参加工作并安了家,一直想把她接到城里去住,这事要是轮上别人的父母巴不得有进京的机会呢,可二姥姥说故土难离,过不惯城里生活,一次次推辞了。就是到北京去几趟也是身在曹营心在汉,住上三五天就匆匆返回,盼顺舅舅知道她牵挂着乡下的鸽子,留得住人留不住心,总是无奈的笑笑后由她而去。另一件是母亲在生我两个弟弟和妹妹时,二姥姥都是带着礼物捷足先登去看望,母亲给她包她最爱吃的白面肉馅饺子做大米饭招待她,但每次她都吃不多,都是当天去当天回,无论母亲怎样死求百赖挽留她住下,她都说家里有事婉言谢绝。其实二姥姥所说的“家里有事”,就是心里放不下那群和她朝夕相伴一起生活惯了的鸽子,用二姥姥的话说:“鸽子是她的命,一天不吃饭可以,一天听不到鸽子的咕咕声,就觉得没着没落的。”
  
  人生如梦,岁月如梭,数年后,成家立业有了孩子的我回故乡探亲,打算去看望二姥姥,母亲说她已经病逝了。原来,孝顺的盼顺舅舅后来当了一个大企业的厂长,看二姥姥一个人在乡下孤苦伶仃,自己这边衣食住行条件都很优越,心里怎么也通不过,就和舅母连说带劝硬是把她接到了城里,随之把二姥姥住过的宅院也卖掉了。盼顺舅舅的本意是想让娘进城享享清福,守着儿孙享享天伦之乐,娘进城后什么体力活儿都不让她干。无奈老人福浅命薄,到一个新地儿水土不服,加上缺乏锻炼,把身子骨撂了,由三天两头染小疾到大病缠身,在病危的弥留之际,她还说做梦老梦见鸽子,活着跟鸽子在一起没处够,如果没她了就把骨灰带回去,让骨灰再看看那群鸽子,哪想她的话真的成了遗言,刚过了一年城里人生活,老人就匆匆离去,与世长辞了。
  
  就在那年深秋,盼顺舅舅遵照遗嘱把二姥姥的骨灰送到了老家。那天他来到的二姥姥生前居住的宅院,只见院子里空荡荡的一片萧条,房子还在,鸽子却没了,院子还在,葡萄架却扒了,昔日人鸽和谐相处、葡萄架高搭的情景已不复存在。有村民说,打二姥姥走后,房子换了主人,房檐下的鸽子一天比一天少,后来都飞走了,再也没回来过。不知是良心发现还是人老思乡,不知是受不了精神上的折磨想表达忏悔还是不愿带着沉重的负罪感走到生命的尽头,事态运转的车轮没有越出二姥姥预言的轨道,三十六年后,已近古稀之年的二姥爷——这只栖息在某大城市的“鸽子”,真的“飞”回来了,在二姥姥的坟前,他百感交集,痛哭流涕地说“盼顺他娘,我回来看你来了,我对不起你呀,我是个罪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